何必晚

生命是一条长线

原本生命对他来说是一条长线。
度过艰难的旱季,在绿茵上翻滚打闹,调皮的恐吓猎物。然后成长为独当一面的雄狮,会有自己的领地、幼崽。原本该是这样…

旱季是多么难耐,饥饿又缺水,他的盆骨被水牛踢断了。他会被遗弃。
可他拖着下半身,每一步路都像在做最后的挣扎。狮群的照顾,母狮鼓励的亲吻,似乎使他充满了力量。他还活着。
可旱季是多么难耐,饥饿又缺水,狮群再没有理由停留了。他会被遗弃。
他拖着下半身,在土地上划出长长的线。狮群迁移了,他凝视着,然后跟随。他还活着。

原来他的生命还是一条长线,他知道不会太长,但也不知何时了断。他最终还是消逝,可在土地上拖出的生命长线没有消逝,丈量着那不屈的灵魂。

                                                 致  震撼人心的生命
—————————————————————————
  《自然世界·野蛮生长》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