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晚

软基课的曦澄脑洞…给各大佬递笔

  公司里开发部和测试部都有需要完成的指标,开发部的程序员一个周期不能有超过指标的BUG,而测试部的软件测试工程师一个周期一定要找到不低于指标的BUG。

  那么问题就来了……他们有了难以调节的矛盾。

  测试部与开发部的矛盾的唯一调节法:私下解决。所以就有了月末互相请吃饭的盛况。

  测试员请求开发员放几个自测时发现的BUG过来,开发员请求测试员放几个BUG过来私下修改…


  作为优秀员工的测试部江澄,常常被请吃饭,被请求手下留情,直到……

 

  新来的开发部大佬蓝曦臣,BUG有还是有的,就是不多,那么问题就来了,江澄的指标怎么办??


  于是江澄就有了第一次请开发部的人吃饭的经历。



有大佬想喜提脑洞的吗?😂


  超级无敌巨开心!!!!买到了舅舅啊。
  最外面是一层略硬稍厚的巧克力,甜的有些发腻像是想故意令人退却。可当你以不容分说的坚定粉碎他坚定的外壳,你就会发现他的那些夹枪带棍、冷嘲热讽都是不愿泄露出的关心,只好用过多的糖分和硬质混淆视听,可咀嚼后就只剩下他给的甜。
  他的内里是清甜可口的香草味,是与世家公子榜首的蓝曦臣别无二致的温柔纯净,又裹挟了独一无二的奥利奥碎屑,他的尘心。他没那么的高高在上、难以接近,不是那翩然出世的浊世佳公子,可他拥有着最温暖的烟火气和最柔软的深情。
  如果你狠心地耗尽他每一点都精打细算分出的温柔和细细收藏起的情感,那么他就仅剩下一身傲骨,像是遗留口中的苦涩和甜味,你再也无法忘却,也再也无法品尝他为你在自己心田上种下的芬芳。他宁可任由甜味浓郁到在心里发紧溃烂,也不会泄露给你一丝一毫了。
  江澄是甜橙无疑了,遇到外壳便退却的人,是没有资格知道他的好的。我说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好,只知道你们要是知道了他的好,他就会被抢走了。

【约策】清晨

  清晨的阳光从窗帘缝里漏进来,带着夏日特有的高温,让玄策敏感的耳朵不禁抖动起来。
  玄策用手扒拉了两把耳朵,顺便嗅了几下房间。唔,只有哥哥种的茉莉花的味道,没有哥哥的味道……不想起床…
  床上的红发少年翻了个身,抱住自己的尾巴竟然又睡了过去。
  等守约端着洗脸盆过来叫人起床的时候,看到刘海少见的耷拉着的玄策正呼呼大睡,莫名地心中一动。平时轻佻飞扬的红发软软的盖在弟弟的额头上,显得脸精致又乖顺,如果他睁开眼睛会不会比我的心还湿漉漉的,眼神会不会和耷拉下来的刘海一样乖巧?
  当自己的手指触到弟弟的睫毛守约才猛然顿住,暗暗责怪起自己的失神。转而将手指伸向玄策的耳朵轻挠。
  「醒醒了,玄策」
  玄策抖了抖耳朵却没有睁眼的意思,只是嘴里嘟囔着「好的哥哥…」
  然后极为熟练地把手臂挂在守约脖子上,随着守约直起身坐了起来,又改搂住守约的腰,把脸埋在满是哥哥气味的胸膛里,「哥哥,早上好」
  变声期刚过的低哑嗓音带着刚起床的迷糊软绵,透过胸腔直至心脏,守约只觉得自己的心化作一滩水却又马上砰砰狂跳起来…
  「真是拿你没办法」语气无奈,绷直的唇线,微蹙的眉间也完全掩不住快要溢出的温柔宠溺。
  玄策的脚比起守约的要小巧细嫩,此刻正踩在守约的鞋面上。
  守约则一手撩起弟弟的刘海按在额后,用拇指轻轻摩挲着属于自己颜色的那撮头发,这个人是只属于自己的弟弟的感受第一次如此强烈,强烈地让他懊恼。另一只手正隔着毛巾擦拭弟弟的脸…
  他忍不住在心里描绘这张天天见到的脸,玄策生气没有肉吃的时候会鼓起腮帮子,眸子里带着撒娇似的控诉;玄策有小要求的时候会可怜兮兮的望着你,明明是只狼却像小奶狗一样让人不忍拒绝;更多的时候,玄策像现在一样笑吟吟而元气满满,大大的眼睛盛满阳光与朝气。
  「洗完脸清醒了?」守约露出难得的笑容,
  「嗯!完全清醒了哟」玄策笑的更开心了,尖尖的小虎牙也冒了出来,把本就昂起的头抬的更高,
   守约配合地将吻印在玄策光洁的额上,鼻尖轻触红发,这是兄弟约定的早安吻。
  玄策的味道是微甜的和茉莉的味道混在一起,守约不由在弟弟的额头上轻喘一下,旋即贴在了玄策眼角下的伤口上,心疼又悸动,怕是要留疤了。
  快好的小伤口有些敏感,玄策的耳朵一下支愣起来,脸上的高温也从伤口处扩散开了,整个脸像要烧起来。
  玄策窘迫又害羞,在守约眼中却可爱的紧。
  勉强抑制住欺负哭弟弟的冲动,守约抱着弟弟反身坐在床边,胸膛贴着玄策还未发育开的后背,下巴还抵着他的头顶。守约弯下身,玄策也被迫弯下去,可能被压地不太舒服,玄策扭头让哥哥的下巴搁在了肩上。
  玄策略烫的脸颊蹭着守约的侧脸而过,温软的触感让守约喉头微动,克制着自己的冲动和心跳,守约不得不飞快地把弟弟的脚塞进带有兔子耳朵的拖鞋里。
  明明自己要抑制不住狂躁的心跳了,还是想要逗逗玄策,故意贴着耳朵压低声音「我们的小玄策害羞了?」
  「才,才没有呢。都怪哥哥今天太肉麻了」像是要证明自己的话,跳出怀抱,气鼓鼓地看着守约。
  可绯红的脸和无处安放般晃动的尾巴一点说服力也没有。
  「玄策不喜欢哥哥了吗」
  哥哥的眼神快要黯淡下去了,哥哥伤心了吗?
  「喜,喜欢」说着还别扭的偏过头,十足的傲娇样。可哥哥还是没有反应,生怕哥哥伤心的玄策立马凑过来亲了守约的脸「玄策最喜欢哥哥了,今天的早安吻哦…哥哥不要伤心好不好?」
  当嘴唇柔软的触感传来的时候,守约觉得自己的心脏怕是疯了,不要命地跳动。啊…我的弟弟为什么这么可爱……
  「那哥哥也最喜欢玄策了」守约则私心地又亲在了玄策毛绒绒的耳尖上。
 
   清晨的时光真不错啊……
   【今天的百里兄弟依旧黏腻地亲来去︿( ̄︶ ̄)︿骨科的日常】
    PS:脑洞来自之前看的图,但是忘记哪里看的了_(:_」∠)_

生命是一条长线

原本生命对他来说是一条长线。
度过艰难的旱季,在绿茵上翻滚打闹,调皮的恐吓猎物。然后成长为独当一面的雄狮,会有自己的领地、幼崽。原本该是这样…

旱季是多么难耐,饥饿又缺水,他的盆骨被水牛踢断了。他会被遗弃。
可他拖着下半身,每一步路都像在做最后的挣扎。狮群的照顾,母狮鼓励的亲吻,似乎使他充满了力量。他还活着。
可旱季是多么难耐,饥饿又缺水,狮群再没有理由停留了。他会被遗弃。
他拖着下半身,在土地上划出长长的线。狮群迁移了,他凝视着,然后跟随。他还活着。

原来他的生命还是一条长线,他知道不会太长,但也不知何时了断。他最终还是消逝,可在土地上拖出的生命长线没有消逝,丈量着那不屈的灵魂。

                                                 致  震撼人心的生命
—————————————————————————
  《自然世界·野蛮生长》